生命无药就得燥

深情无关性别 下

拖得时间太久差点就忘记自己写的关键点了……
(≖_≖ )
这里是没有文采的独角笑
欢迎指点:: ೖ(⑅σ̑ᴗσ̑)ೖ ::
前篇指路☞http://wowkiewow.lofter.com/post/1ef860c3_10e5335d

深情无关性别

Pha冷眼看着面前正在无理取闹的人,思索要怎么样才能让她赶紧离开自己的教室。
周围聚集的围观群众越来越多,疯狂叫嚣着的女人也越来越兴奋。
“pha你为什么还在执迷不悟!那个小男孩有什么好的!对了,要是他爸爸知道……”
pha几乎是立刻就掐住了ada的脖子,眼神凶狠。
“你要杀了我吗”
“如果你敢那么做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让你闭嘴。”
一直在旁边站着不说话的kit红着眼睛拉开了pha和ada,明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们,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ada只比自己大了一岁,辈分上算是自己表姐,pha和beam也跟着自己叫姐姐,一直以来的平静止于ada和pha在一起。
ada变得越来越狭隘,多疑。
直到pha遇见了yo。
一段错误的爱情早就该结束了。
一个对的人什么时候遇见都不晚。
可ada不这么认为。
她觉得两个男人之间是没有也不该有真爱的,何况她和pha度过了更长久的时光。
而夹在中间的kit成了最不知如何是好的人。
kit几乎是强行扭着ada离开的,即便这段感情没他什么事,但心里还是觉得自己欠了pha不少。kit是三人里最乖巧的一个,不泡妞不逛夜店,默默跟在beam和pha的身后到处玩,pha总像一个老爸一样操心他的全部,如果没有表姐,他们还是以前无忧无虑的三人组。
如果没有表姐就好了。

kit想了一整晚,觉得还是应该把ada约出来好好谈一谈。
听筒里传来机械的女声,ada挂掉了kit的来电。
咖啡厅里,ada把手机调成静音,然后翻了个面扣在桌面上,优雅的小口喝着杯子里的咖啡。
yo看了眼坐在自己旁边的ming,本来是ada约自己出来,但是收到电话的时候ming正好边上,就硬要跟来,本来是没有自己这位竹马的事情的。
“你知道我叫你出来的目的吧。”
“恕我愚钝。”
“和pha分手吧。”
“这好像还轮不到你来给我说。”
“你能带给pha什么?能为他生孩子吗,能给他幸福吗,你们在一起只会让社会对你们指指点点。”
“社会?你能代表社会吗?我只知道我周围的人们都在祝福我和p'pha。”
“同性恋本来就是一种病态的感情,我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会存在同性爱情,呵呵,同性恋都该去死不是么。”
“爱情就是爱情,分什么同性异性,我觉得像ada姐你这样的才是病态爱情。”
一直没有说话的ming把视线从手机上收回,不可置信的看着ada。
“如果你自己的亲人喜欢了同性你也会对他说这么恶毒的话吗?!”
“我相信kit不会受pha影响的,他是个乖孩子。”
“kit?p'kit?”
“你不知道吗?他是我表弟。我和他们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没人比我更了解pha,也没人比我更爱pha。”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ming勾起嘴角,冷冷的嗤笑了一声。“我和kit已经在一起了,你要怎么来阻止我们。”
ada显然是没想到ming会这么说的。kit可是三个人里最听话乖巧的人了,怎么也跟着pha走上了歪路。
“如果这是真的,我发誓不会轻饶他。”
“你尽管试试。”
ming低头看着手机里的聊天记录,最后一条是刚刚收到的,来自kitkat。
【好啦,知道了,我也爱你,好好上课哦。】

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天的课程,pha回头看了眼依旧空着的kit的座位,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beam从座位上站起来,帮kit收起桌子上的书本资料,拍了拍pha的肩膀。
“他需要些一个人独处的时间。”
beam总是这样,表面上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心里比谁都在意,也比谁都清楚。
pha开车来到了yo的宿舍,现在只有自己的爱人能平复一下此刻自己的内心了。
wayo刚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滴着水,就迫不及待的冲过来抱了个满怀,果然还是抱着这个小家伙的时候幸福感最爆棚,ada什么的都抛脑后去吧。
pha搂着wayo到沙发跟前坐下,顺手捞了一块干毛巾给爱人擦头发,yo不喜欢吹风机在头顶上呼呼吹风的感觉,所以每次都是pha为他擦干头发。
【叮】
手机上收到一条新短消息,pha没理,直到给yo把头发完全擦干才来得及打开。
【pha同学,我是yo的爸爸,半小时后我在yo宿舍楼下等你,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聊聊。】
pha觉得自己的指尖都僵硬了。
yo的爸爸,泰国首富,给自己发短消息说要聊一聊。
pha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只是单纯的聊一聊。
yo还沉浸在漫画书的世界里,pha走过去搂住洗的白嫩嫩香喷喷的yo,在他脑门儿上亲了一口,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出了门。
yo的爸爸和电视上的样子不太一样,pha在电视新闻里看到的泰国首富总是板着脸,一身笔挺的西装,周围跟着数个不苟言笑的保镖,但是现在坐在驾驶座上的分明就是个普通的大叔。
“叔叔您好,我是phana。”
【我知道你,每门考试都是年级第一,家境也还可以,父母的生意也做的不错,只不过,我是不会同意你和yo在一起的。】
【叔叔您有问过yo的意愿吗?】
【我不需要问他,yo将来是要继承我的产业的,我不允许他和一个男人谈恋爱,这要是让外界知道了他们会怎么看我,怎么评价yo。】
【我们只是刚好喜欢的人是个同性而已,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要惧怕外界的眼光。】
【你不要给我讲那么多,我今天约你出来的目的就是跟你挑明,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的。我给你们时间结束,但我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
pha从yo爸爸的车上下来,看着扬长而去的黑色小轿车,一股无助从脚底慢慢爬遍全身。
果然还是来了,他们爱情最大的阻碍。

傍晚的时候kit终于打通了ada的电话。
他们约好了八点五十在医学院见。
ada在教学楼下遇见了手捧一大束玫瑰的beam。
“ada姐,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我约了kit,你呢?准备去和哪个小女生告白吗?”
beam笑了一下,腾出手从捧花里抽出一支玫瑰想递给ada,却被一只没被清理干净的花刺扎到了手。
鲜红的血液从指尖冒了出来,ada立刻从包里拿出一块手巾,帮beam止住了血,看着ada一脸温柔的样子,beam思索了很久,还是决定把真相告诉她。
“是forth送我的玫瑰花,ada姐你还记得吗,我在酒吧驻唱时候认识的那个弹吉他的男生,我们,在一起了。”
正一脸幸福的把玩玫瑰花的ada听到这句话,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笑意慢慢从脸上褪去。
“你……说什么?”
“你也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
beam有些尴尬,面部肌肉轻轻抽动着,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好。
“就……ada姐你之前不是还说他人很好……”
“那能一样吗,你们一起玩一起唱歌我支持,但是如果是为了你们口中所谓的爱,那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
“ada姐……”
“beam我以为你是最不可能这样的人,你不是和女生玩的好好的,跟pha学什么同性恋!”
beam看着ada把那支玫瑰一下一下的扯成了碎屑,心中最后一点光亮也熄灭了。beam抿住自己颤抖的嘴唇,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来。
“kit还在等你,我先走了。”

ada抵达教室的时候kit已经坐在那里多时了。
教室里没有开灯,操场上大探照灯的余光照进来,打在kit棕色细软的发丝上,时间好像又回到了小学时候,kit还不认识beam和pha,总是被班里别的孩子欺负,每天都安安静静坐在教室里等自己来接他回家。
如果,如果他们还和以前一样就好了。

pha浑浑噩噩走到了常去的那家酒吧,beam和forth才刚刚调试好麦克风。
这是beam做驻唱歌手的酒吧,他在这里遇见了forth,两个人暧昧不清了很久,forth昨天悄悄告诉pha,他后天就向beam告白。
酒吧里的灯光都灭了下来,只留下舞台上的两盏昏黄的射灯,forth弹着吉他,眼神温柔如水,beam双手握住麦克风,低头浅唱。
『不能诉衷肠
即使我们彼此相爱,也很清楚
这可能会使某人失望,但我知道这种感觉
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它有多强烈,只需埋藏心底
不对任何人提起,因为现在一切安好
因为只有我们能彼此理解,只用眼神交汇就能心意相接
听同一首情歌
就能相互温暖,只要拥有彼此
夫复何求。』

yo爸爸开着车准备回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爸爸你刚刚和p'pha说了什么。】
yo爸爸有些诧异,pha应该是不会告诉yo自己来找他的这件事的。
【我都看见了,爸爸的车。爸爸是不是来威胁p'pha和我分开的。】
【没错,yo你听爸爸的话,你们俩不会有好结果的。你现在只是一时的激情,等这份激情过去你们之间什么也不会剩下的。】
【爸爸我是成年人了,我有判断的能力,您能不能不要总插手我的事情。】
【我都是为你好。】
【为我好就让我自己去追寻幸福。】
【爸爸,就这一次,从小我都听您的,就这一次您让我自己做决定不行吗?】
【爸爸我要睡觉了,您路上开车小心一点,晚安。】

“姐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pha呢”
kit和ada并排坐在教室第一排的桌子上,他们姐弟俩又是有多久没这样安静的坐在一起谈心了。
“我放过他,谁放过我呢。”
“pha和yo是真心相爱的,成全他们不好吗?”
“提到他我就来气,你们三个怎么回事,一个两个都学着和男生谈恋爱,我刚刚遇见beam,他居然和酒吧里那个男生在一起了!还有你,你是不是正在和wayo那个朋友……”
“姐!”
“我给你说,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别学着他们瞎搞。”
kit从桌子上跳下来,深吸一口气,控制着自己想要反驳的冲动,转身向门口走去。
手机铃声打破了寂静,kit看了眼屏幕,是ming。
“怎么了ming?”
“就是想念kit了,kit现在在做什么呐?”
ada也从桌子上跳了下来,一把拉住kit的胳膊。
“是那个臭小子?kit把电话给我!”
kit一边摆脱ada的钳制一边向门外走,电话里传来ming担心的声音,kit只能抱歉的笑笑说没什么不用担心。
“kit我说过了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跟他说清楚,你们不可能在一起!”
两个人在楼道里拉拉扯扯,争吵的声音回荡着,ada只觉得脚下一空,便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姐!”

ming赶到的时候,kit正抱着昏迷的ada坐在地上,手上沾着斑驳的血迹,目光呆滞。
“kit!”
kit从黑暗里抬起头,眼眶红红的。
“姐……ada姐……我不是故意的……”
ming把kit抱在怀里,在kit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手掌轻拍在kit的背上。
“不是你的错,乖,不怪你。”
“我不是故意的……”
“乖,不怪你,听话,我去叫救护车,马上回来。”
ming稍稍走远了些,拨通了救护车的号码,等待接通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kit和ada,眼神一暗。
“你好这里是……泰国好声音,您被抽选为幸运用户,回复一可以领取奖品哦。”
假装没听到听筒里传来的叫骂声,ming挂掉电话,转身走向kit。
“救护车马上就到,我先送你回去,剩下的交给我。”
“可是……”
“kit乖,ada不会有事的,你不要自责了,先回去休息。”

安抚了kit的情绪,ming又开车回到了医学院,ada还在原来的地方躺着,ming带上预先准备好的皮手套,抱起ada走上了天台。
ada后脑勺上的伤口还在渗血,沾染在ming白色的衬衣上,开出一朵妖冶的花。
天台上到处都堆着不用的桌椅板凳,ming随意找了个角落放下ada,这个地方鲜有人来,就算被人发现,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ming冷漠的看着仍在昏迷的ada,回想着白天ada说过的话,带着手套的手缓缓覆上ada的口鼻。
力道加重,昏迷中的人没有一丝反抗。
不知过去了多久,ming松开手,脱下手套探了探鼻息,才从地上站了起来,仰头看着月明星稀的夜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ming离开的时候没有再看一眼ada,就让这个秘密埋藏在这个无人问津的天台上吧。
楼下有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响起,黑暗中慢慢走出来一个人,双手颤抖,死死咬着嘴唇,一步一步走上天台。
看见ada的尸体后,kit感觉身边的空气都冰冻住了。
想不通ming为什么要这么做。
想不通。
刚刚ming送自己回宿舍走后,还是觉得不放心,又不想让ming再这返回来,就自己开了车,谁知刚到就看到ming抱着往楼上走。
可是不论ming是为了什么,都不能让他背负上杀人的罪名。
本来就是因为自己。
kit扛着ada下楼,身高上的劣势使他无法像ming一样轻松的抱着ada,直到回到最初ada摔倒的地方,kit才发现ada的脚后跟上蹭破了皮。

太阳从东方升起,黑暗渐渐褪去,又是新的一天。
kit站在警察局门口,抬头最后望了一眼蓝天。

“你好,我要报案。”

—END—

评论(18)
热度(51)

© 独角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