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无药就得燥

深情无关性别

拖文数天终于搞定
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试试推理下(⑅ↁ́ᴗↁ́⑅)
来捉虫也可以ღゝ◡╹)ノ♡

深情无关性别
——wowkie

我叫sakie,是一名新入职的实习警员。
我对我的实习生活充满了期待,虽然总有人打恶作剧电话浪费警方和救护车的宝贵时间,但是我没想到,入职的第三天,八月十三日,就真的遇到了凶杀案。
来报案的是一个男生,皮肤白皙,身材小巧,整个人处于一种十分不平静的状态,他说他叫kit,是一名大二学生,死者是他的表姐Ada。
我的师父,专案组一名有十年经验的老警察,Golf,接下了这个案子。
根据kit的描述,我们很快就在楼梯下面找到了ada的尸体。
已经围了不少学生,现在正是学校上课的时间,但是很明显相比于书本知识,这个尸体更能提起他们的兴趣。
师父粗略的检查了一下,嘱咐我用笔记下一些关键点。死者的后脑勺上有撞击导致的伤口,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也有不同程度的擦伤,暂时定为失足在楼梯上摔倒滚下导致头部受伤失血过多死亡,死亡时间大概是十二日晚上九点到十二点左右。
但是也有几个疑点。
死者的脚上擦伤看起来更严重一些,手指尖有一些某种花朵的碎屑和汁液,身上背着的包里有一块染了一小片血的方巾,以及地上的血渍看起来并没有很多,当然仅以此是不能断定什么的。
尸体被法医带走了,我们留下了一些可疑的证据回局里做检查。
出乎意料的是,kit还坐在那里。
早上来报案的地方。
师父去和检验组的老师们交代证物的事情了,我看着不远处的kit,我觉得他是想说些什么的,于是我接了一杯温开水向他走了过去。
“谢谢。”
来接水杯的手还有些颤抖,我坐到他的对面,什么也没有问,事实上我也不知道应该问些什么,我只是觉得,我还有什么话没说完。
“是我……”
“什么?”kit突然低声说了句什么,我没有听清。
“凶手……是我……是我杀死了ada姐。”
我想这已经不是我一个实习生能负责的部分了,于是我去找了师父。很快,kit便以嫌疑人的身份被关押起来了。
师父带着我亲自审讯。
“说说你的整个作案过程吧。”
“我和表姐因为一些事情吵起来,然后我……不小心把她从楼梯上推了下去……”
“吵架原因?”
“……我的朋友phana,他和ada姐曾在一起过一段时间,后来pha有了新的另一半,他们很相爱……可是姐姐总是去纠缠他们……”
kit看起来很痛苦,头深深地埋在胸前,肩膀轻轻抽动着,他在自责。
我很想去抱抱他,虽然他是一个杀人凶手,可是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让人疼惜的气质。
“所以你就因为这个杀掉了你的表姐?”
不得不说师父有时候说话真的一点也不委婉。
“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在争执……推搡的时候她的高跟鞋踩空了……”
“今天的审讯就到此为止了,祝你在看守所里过得愉快。”
Golf师父利索的收拾了桌上的笔记本,离开了审讯室,我以为他会去整理材料然后给kit定罪,可是他把车钥匙丢给了我。
“师父我们去哪?”
“他们的学校。”
他们,是指kit和ada,当然,也是指phana,他们在学校里的名气还蛮大的样子,要想问一些东西根本一点都不难,而且还会告诉你一些更多的东西。
pha和kit是医学院大二的学生,而ada是艺术学院大二的学生,还有一位理学院大一的学生,三个学院最近因为一些事被联系到了一起。
ada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phana的学院门口,目的也只有一个,说服phana和wayo分手,和她重新在一起。
wayo就是那位理学院的大一学生,也是一个男生。
说实在的我心里还是有些吃惊的。从同学们嘴里听到的phana几乎算是一位传奇人物了,头脑聪明,成绩优异,家境富裕,最重要的是长得好看,这种人竟然喜欢男生?
“没什么好惊讶的,爱情不分性别。”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句话会从师父的嘴里说出来。
当然这都是一些题外话了。
ada出事的前一天和phana在教室门口大吵了一架,pha扬言会杀了ada让她闭嘴。有很多学生都听到了。
然而我们在一位学生那里又听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ada出事当天和wayo在校外见面了。

天使。
这是我看见wayo之后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来的单词。
开门的是phana,这会我已经不惊讶phana为什么会在wayo的宿舍里了。phana确实是学生们口中描述的样子,像个王子一样,不过和学校奖学金公布栏上的照片了还是有点不一样,没打理的头发和眼底的红血丝。
在我们表明来意后,phana邀请我们进了wayo的宿舍里,他说他需要一些时间冷静一下。
“ada和你是什么关系。”
师父坐下后便开始了提问,同时示意我可以开始记录了。
“她是我的前女友。”
phana坐在茶几对面的高脚凳上,眉头紧锁,眼神盯着桌上的笔筒出神,缓缓说着。
“你们学校的同学讲她经常去找你。”
“她想复合,可是我已经有了yo,我爱yo。”
“八月十一日死者去了你的教室,你们因为什么吵起来的。”
“她说如果我不和她恢复关系她会在网上曝光yo的身份和我们的关系。”
“yo的身份?”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phana看了一眼旁边的wayo,在接到wayo许可的微笑时才继续回答。
“……yo是泰国首富的儿子。”
“有人说你曾扬言要杀掉ada。”
“是,我说过如果她伤害yo我不会放过她的……”
“八月十二日晚你在哪里。”
“我先来了yo宿舍找他,然后去了酒吧。”
“一整晚?”
“是。”
“在wayo宿舍的时候没有接到什么人的来电吗?”
“没有。”
“有过一条短信。”wayo轻声提醒。
“可以给我们看看吗?”
“一条垃圾短信,我看完就删掉了。”
“那wayo呢?最近有没有见过ada?”
“没有。”
我从笔记里抬起头,对面被我定义为小天使的男生刚刚说了一个谎。师父没有说话,也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p'pha,我想吃那家寿司了,你去帮我买来好不好?”
wayo挽住phana的胳膊,轻轻摇晃。
“可是警察先生……”
“等下我送走他们就好了,嗯?我超想吃的。去嘛。”
phana拿着车钥匙出了门,wayo关上门又坐回到我们对面。
“十二号的时候ada姐约我在离学校有点距离的咖啡馆见面。”
“你们说了些什么?”
“就是让我离开p'pha之类的,其实还蛮可笑的,我们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你一个人去见的ada吗?”
“还有我朋友。”
wayo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在这个相对还算安静的空间里显得十分刺耳。
wayo和我们说了一句抱歉,然后接通了电话,本来平静的脸上渐渐带了些愠色。
“爸爸我说过了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的,您不要再插手了好吗?”
“我有这个自由的。”
“您这样会同时伤害两个人的,包括您的儿子。”
“我昨天电话说的很清楚,如果您再这样做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做出让您生气的事情的。”
从wayo的宿舍里出来,我有些不理解的事情,踌躇着不知该不该问师父。
“情侣间总会出现一些问题,你快点去找个对象就能理解了。”
“……师父你这是在歧视我这个单身狗吗……”
“傻小子,你觉得是就是咯。”

按照wayo给的地址,我们找到了mingkwan的宿舍。
Mingkwan就是十二日和wayo一起去见ada的人。
不巧的是,他不在。
我四周环顾了一下,发现了楼梯口的摄像头。
这是师父今天第一次夸我。
保安室很痛快的就给了拷贝了十二日的监控记录。我们还没来得及看,因为尸检结果出来了。

和师父质疑的一模一样。ada虽然从楼梯上滚了下来,但是这并不是她的真正死因。
是窒息死亡。
死亡时间缩小为二十一点到二十二点。
ada没有呼吸系统疾病。
脚后跟的擦伤也不是从楼梯跌落导致,倒像是被人拖行造成的,当然也不排除是案发后尸体被不知情的人碰到在地上蹭出来的。
死者手指上的花朵碎屑是玫瑰,从残留情况来看应该是捏烂了一朵花。作为一个女人这种事情未免太可疑了。
最奇怪的是,ada包里的方巾上的血渍,来自另一个我们还没有见过的人。
beam。
我想我对这个名字是有一些印象的,phana讲过,他和kit,beam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我们找到beam的时候,他正在打理窗台上的一束玫瑰花。
“这是我的新男友送的,很美吧。”
现在的男生……已经流行喜欢男生了吗……
“ada的包里的手巾上有你的血迹,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们和ada姐认识很久了。”
beam并没有回答师父的问题,手指轻轻抚摸着玫瑰花瓣。
“ada姐从小就喜欢跟着kit去找pha,我们一直都觉得她应该会是最理解我们的人。”
“forth追我的时候她也知道,所以我从没想过她才是最大的阻碍。”
“ada姐去世的那天晚上我见过她。”
“forth送了我这束玫瑰,为了给ada姐一支我还被扎破了手。虽然她帮我止住了血,可是她扯碎玫瑰花的时候,我才知道无法改变的东西永远都改变不了。”
“花朵又有什么过错呢。”
“你是几点见到她的。”
“不知道,大概是九点吧。我和forth九点半在酒吧驻唱,那天我们还早去了一会。”

最后我和师父终于见到了mingkwan。
不是在学校,也不是在宿舍,而且看守所。
mingkwan来探望kit。
看到我们的到来kit有一丝慌乱,ming却是一副早知道要来找他的样子。
“yo告诉我了,你们问了他那天和ada见面的事情。”
“对,只是想问问那天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那个女人威胁yo,明明长了一副漂亮脸蛋却有蛇蝎心肠。多恶毒的话都说的出口。”
“比如?”
“同性恋都该去死算吗?”
ming笑了一下,握住了旁边kit的手。
我发誓我现在已经习惯了。
“八月十二日晚上你去了哪。我看了你宿舍楼梯上的监控,你在晚上九点十分出了门,十一点才回宿舍。”
“我去找了kit。”
坐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kit担忧的看了一眼ming。
“我在电话里听到他和ada争吵,就赶了过去。人不是kit杀的,我过去的时候ada还有呼吸,我打电话叫了救护车,然后送kit回家。等我再返回现场的时候ada已经不在了,我当然以为是救护车带走了她。”
“并没有救护车去。她的尸体是在第一现场被发现的。”
“这就不是我的问题了不是吗?我手机上还有拨打记录。”
我陷入了困惑,如果ming真的打了求救电话,不论是警方还是救护车都会第一时间赶来的,怎么会把尸体晾一晚上等凶手自己来报案呢?
“那你为什么不等救护车来了之后再走呢?”
“我需要先安抚kit,他以为他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姐姐。”
我回想了一下之前师父让我悄悄去找的路面监控。
ming在九点十分出宿舍开车前往医学院,半小时后和kit一起开车到了kit的宿舍,然后返回医学院,四十分钟后返回自己的宿舍。
和口供完全符合。
“好的很感谢你的配合。”

我跟着师父从看守所里出来,泰国已经到了雨季,刚刚下过雨的空气里带着泥土的味道,天空被乌云覆盖,有股浓重的压抑感。
“师父你说ming的话可信吗?我怎么觉得有很多讲不通的地方。”
“他说的没错。”
“kit真的不是凶手?那凶手到底是谁?”
“凶手,就在他们之间。”

—TBC—

评论(25)
热度(61)

© 独角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