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无药就得燥

农夫与蛇

农夫与蛇
#forthbeam#
——wowkie

beam是小镇里的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夫。
冬天已经来临了,小镇上家家户户都升起了炉火,除了农夫家。
按理说作为一名农夫,秋天的时候就应该把冬天用的柴火准备好,只不过每日沉迷游戏和美女的农夫才没心思管那些。
在第十八次被拒绝了借柴火的请求之后,农夫决定自己上山去砍柴。
不就是砍柴么。
在看到被大雪覆盖的树林之后,农夫觉得还是回去继续求别人借柴火给自己吧。
下山的路在大雪的润滑下变得更不好走了。
农夫气恼的往地上一坐,看着手掌心因为摔倒蹭破的皮肤,心想这样下去我还没冻死就得先摔死了。
农夫在周围的雪堆里翻找着,希望可以找到一根称手的『拐棍』。
一条黑蛇引起了农夫的注意。
黑蛇全身上下盘在一起,农夫撇撇嘴,看起来真像一坨黑色的便便。
为了试探黑蛇是否还活着,农夫捡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
没有反应。
再扔一块。
还是没有反应。
农夫壮着胆子靠近黑蛇,用手指戳了戳。
冰冰的,硬硬的。
不是冻死也是冻僵了。
农夫的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微笑。
拉直蛇身体的过程并不困难。
农夫看着这个新鲜出炉的拐杖,满意的点点头,用手捏住黑蛇的嘴,以防它突然醒过来误伤了自己,然后继续上路。

农夫回到家的时候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随手把僵硬的蛇扔到门外,农夫赶紧钻进了被窝取暖。
【咚咚咚】
“谁呀?”
【咚咚咚】
“谁呀?”
【咚咚咚】
“你丫不说你是谁我就不开门!”
“你不开门我就一直敲。”
农夫用被子捂住头,翻了个身继续睡。
你敲!你继续敲!给你开门算我输!
【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忍无可忍的农夫裹着被子下了床,气势汹汹的一把拉开大门,嘴里还没完的叨叨着。
“你大爷的!你赢了!敲门敲出节奏感来!你丫的要不是来给我说什么大事的看劳资不打死……”
门外空无一人。
农夫被门外的冷风吹得打了个哆嗦。
砰的一声关上门,农夫感觉心里有点毛毛的。
瞅了瞅四周没什么异样,农夫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了床上。
但是农夫还是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但又好像不是原来的那个房间了。
哪里不对了?
思索再三,农夫终于发现……
房间好像不冷了?
“我还当你傻的发现不了呢”
屋里有人在说话,农夫用被子裹紧了自己,哆哆嗦嗦的大喊。
“谁啊?!”
“是我啊。”
“你……你谁啊!?”
“你猜。”
“你是不是有毛病。”
“我没毛,就算有毛也不是病。”
农夫觉得家里可能进了个傻子。
“你出来,我不打你。”
“呦你当我还怕你不成,我不一直在你头顶呢嘛。”
闻言农夫唰的一下抬起头,只见房梁上正盘着一只黑蛇。
一条蛇会说话?逗我呢吧!
“虽然你不相信但是事实确实如此。”
农夫确定刚才那句话他是没有说出口的。
这厮不仅会说话还会读心?!
“嗯,听得到。”
“你丫给我下来,我看的脖子疼。”
黑蛇乖顺的顺着房梁爬了下来,又盘踞在距离农夫不远的桌子上。
“我是你今天当拐棍使着走回来的黑蛇。”
“……”
“我弯的好好的你愣是给我掰直了。”
“我……再给你掰弯回去……?”
“不用我自己会弯。”
“那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你得对我负责。”
“负个毛线责!劳资不就是把你掰直了!”
“你还把我当拐棍使。”
“……”
“还把我扔你家门口。”
“……”
“还得敲半天门才开。”
“要不是你敲得太烦人我才不开……”
“你看你还一点都没有悔改的意思。”
“……”

黑蛇就这么在农夫家住下了。
虽然农夫很不情愿,但是用黑蛇的话来说,趁别人睡觉的时候把别人掰直是一件非常非常不道德的事,因此农夫必须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就是好吃好喝的供着我们的黑蛇祖宗。
不过有一点好处就是自从黑蛇来了农夫家里再也不冷了,自然也就不用再去挨家挨户借柴火了。
“嘿大黑!”
“我不叫大黑,我有名字的,我叫forth。”
“你不就是一条蛇么,名字就是一个代号,叫什么不一样。”
“好的大傻,我饿了我要吃饭大傻。”
“我不叫大傻!我叫beam!”
“你不就是一个农夫么,名字就是一个代号,叫什么不一样。”
“……”

“forth你不觉得你作为一条蛇话有点多吗。”
“有吗”
“你就不能像一条普通的蛇一样去冬眠吗!”
“也不知道最开始是谁打扰我睡觉了来着。”
“那你再去睡啊!”
“错过了最佳冬眠时间,只能等春天来了。”
“……”
“所以说你要对我负责啊。”
“……”

有一个困扰了农夫很久的问题。
“forth”
“咋?”
“你……到底为什么会说话……”
“其实我是被一个叫wowkie的女巫诅咒了,她说因为我太可爱了,所以……”
“你等会……这剧情我怎么觉得很耳熟……”
“啊是吗大概是你梦见过吧”
“所以你本体到底是啥?”
“我是一位可爱的小王子,需要一个真爱之吻才会解除诅咒。”
“我想起来了!你个臭不要脸的,我看过这篇小说,不就是王子与野兽嘛!”
“……但是真的要真爱之吻。”
“骗子,王子吻了野兽也没有发生什么啊!野兽最后还不是靠吃巧克力变回去的!”
“……你作为一名农夫一天到晚都在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说”
“你作为一条蛇模仿小说情节你好意思说我?”
“……”

有一天农夫提前结束工作回到了家,推开门看见了一个陌生男人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盖着自己的被子吃着自己的玉米面馍馍。
“你谁?”
“你猜。”
“你是不是有毛病。”
“……我现在是有毛了,但是我真的没病。”
“forth你给我滚下来。”
“这个馍馍挺好吃的。”
“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
“好叭其实我是女巫养的黑蛇,趁他去诅咒小王子的时候我跑出来了。”
“小王子的故事是真的?”
“你是不是get错重点了。”
“你既然会变成人能不能给我变好多金子出来?”
“女巫说了,财富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
“你明明能变成人还死皮赖脸呆我家不走!”
“女巫说了,追老婆的时候就是要死皮赖脸一点。”
“……谁要做你老婆”

于是黑蛇继续死皮赖脸的住在农夫的家里,直到冬天过去,春天来了。
“forth大黑蛇,冬天过去了,你快点回去找你的女巫大人。”
“我到发情期了。”
“……关我什么事”
“我喜欢你。”
“……”
“其实去年冬天第一次见你我就喜欢你了。”
“……”
“所以我一直在等待发情期的到来。”
“……你好好说话别脱衣服”
“我要跟你交配。”
“……你你你别乱来,你别别别过来”
“我的beam,成为我的人吧。”

               —END—

评论(4)
热度(82)

© 独角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