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无药就得燥

王子与野兽

一篇童话,希望你们喜欢୧(๑•̀ㅁ•́๑)૭✧

王子与野兽

从前从前,有一位善良又漂亮的少女pin,pin的妈妈在她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pin从小和爸爸生活在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有一天,pin的爸爸告诉pin他要去邻镇报名参加广场舞大赛,并问她想要自己带什么礼物回来。
pin表示虽然爸爸的广场舞跳得一塌糊涂但还是祝福他,顺便带一朵玫瑰回来吧。
爸爸接受了pin的祝福开心的骑马走了。
五天后,马自己回来了。
嘴里叼着一张纸。
【你爸爸在我手里,如果想要你爸爸安全回去,就拿一盒巧克力来换。
——野兽】
pin想,镇子上唯一拥有巧克力的就是王子ming了,王子最爱吃巧克力了。
于是pin带着纸条去找王子,希望王子可以卖给自己一盒巧克力。
ming:“巧克力可以给你,但是等你爸爸安全回来你要嫁给我。”
pin想,为了一盒巧克力嫁人太不划算了。
pin:“那你亲自拿着巧克力去换我爸爸,我就嫁给你”
ming:“好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王子带着巧克力出发了,pin爸爸的马带路,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城堡前。
ming想,这城堡比我的还大,要是能做我和pin的新房就好了。
王子下了马,推开城堡的大门,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ming:“有人吗?”
“你是谁啊呜?”
ming:“你又是谁?”
“我是这座城堡的主人啊呜”
ming:“你说话为什么后面要跟个『啊呜』?”
“要你管啊呜。”
ming:“听说我未婚妻的爸爸被你抓了,我是来救他的。”
“带巧克力了吗啊呜?”
ming:“带了,我要怎么给你?  ”
“你放在门口,我的仆人会去拿的啊呜。”
ming:“那我未婚妻的爸爸呢?”
“我得先尝尝巧克力再说啊呜。”
王子有点生气,说好的拿巧克力来就能换走呢?!
旁边的衣帽架突然动了,从王子手里拿过巧克力,上了楼梯。
王子被会动的衣帽架吓到了,大喊:“你是个什么玩意儿?!”
衣帽架:“你好这位先生,我不是什么玩意儿,我叫beam。”
ming:“你为什么会动?还会说话!”
beam:“不瞒你说,这里的一切都会动会说话。”
衣帽架不再理会王子,上了楼梯消失不见。
王子觉得这个城堡太不可思议了,想要把它作为自己新房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王子走到一张桌子前面坐下,一只茶杯蹦蹦跳跳的过来了。
茶杯:“嘿你好呀!我叫yo你叫什么名字呀?”
ming:“你好我是王子ming。”
“嘿!yo!不是告诉你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一只茶壶气呼呼的冲了过来,挡在茶杯和王子的中间。
ming:“额……嗨。”
yo从茶壶身后探出脑袋:“他叫pha,是我男朋友。”
ming:“他看起来很生气。”
pha:“不许和我的yo说话。”
ming:“额,好吧。”
衣帽架回来了。
beam:“你这巧克力不行。”
王子听了气得跳脚,“怎么不行了?!这可是最正宗的黑巧克力!”
beam:“我们野兽说太苦了,你去换一盒甜的来,我们就吧你未婚妻爸爸放了。”
ming:“你们耍赖皮了,开始怎么没说要甜的。”
beam:“你就说你换不换吧。”
王子气得咬牙切齿,我未婚妻爸爸在你们手上,我能不换么!
三天后王子带着牛奶巧克力再次拜访城堡。
推开门王子照例寻找会说话的衣帽架。
“你找forth的beam做什么?”
这次是一只会说话的灯台。
ming:“额……我拿了甜的巧克力来。”
forth:“给forth也一样。”
灯台举着牛奶巧克力一蹦一跳的上了台阶,不一会有一蹦一跳的下来了。
forth:“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你未婚妻爸爸。”
他们来到了一个大房子里,pin的爸爸正在开心的跳广场舞。
ming:“亲爱的岳父大人,我来接你回家了。”
爸爸:“亲爱的王子,我觉得这挺好的,管吃管住还有足够的地方跳广场舞,要不你先回?”
王子冲进去揪住pin爸爸的领子就出了城堡:“你赶紧给我走,不然白瞎我两盒巧克力了!”
送走了pin爸爸,王子又回到了城堡里,是时候和城堡主人谈谈房产转让的问题了。
ming:“灯台灯台,你能带我去见见城堡的主人吗?”
forth:“自己没长腿吗?上去左边第二间房子就是。”
王子以为城堡主人是一只凶猛的野兽,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里面只有一只猫少年。
人类的身体却有猫耳和猫尾。
ming:“你是城堡主人吗?”
少年:“你问这做什么啊呜。”
ming:“你长得真好看。”
少年:“你眼神真邪恶啊呜。”
ming:“你好我是送巧克力来的王子ming,我想买下这座城堡。”
少年:“你好我是野兽kit,不卖啊呜。”
ming:“那你让我住两天,我还没住过这么豪华的城堡。”
kit:“不给住啊呜。”
ming:“我这还有榛仁巧克力,酒心巧克力,你让我住两天我就给你。”
kit:“左边第八间,自己过去收拾收拾。巧克力先给我啊呜。”
于是王子就开始了为期两天的豪华城堡体验生活。
ming:“你为什么自称野兽啊你顶多算个家宠。”
kit:“要你管啊呜。”
ming:“你是不是特爱吃鱼?”
kit:“我不爱吃鱼啊呜。”
ming:“个子这么矮你肯定平时特别挑食。”
kit:“你好烦啊呜。”
王子晚上不敢一个人睡,抱着枕头敲开了野兽房间的门。
ming:“你让给我半张床,我再给你一盒牛奶巧克力。”
kit:“半夜不准打呼噜啊呜。”
王子躺在野兽床上还是睡不着,野兽身上的巧克力味实在是太浓了,不一会野兽翻了个身,后背冲着王子,王子看着野兽毛绒绒的尾巴突然心跳的特别快。
王子也翻了个身,心想,我可能是猫毛过敏。
第二天早上王子早早就起床了,想到厨房去找点什么吃。
路上遇到正在阳台上晨练的茶杯和茶壶,王子蹲下来询问道。
ming:“小茶杯你知道厨房怎么走吗?”
pha:“不准和我的yo说话。”
yo:“forth可以带你去。”
王子站起来整了整衣服,顺手弹了茶壶一个脑瓜崩。
哼,我就和小茶杯说话。
王子又走啊走,遇到了正在追着衣帽架跑的灯台。
ming:“我说,你腿短追不上的,不如带我去厨房找点吃的怎么样?”
forth:“你自己没长腿吗?一楼右手边直走左拐再右拐就是了。”
王子翻了个白眼,伸出一只脚绊倒了小跑中的灯台。
哼,让你说我没长腿。
两天时间很快结束了,王子被赶出了城堡。
回家以后王子整日郁郁寡欢,连迎娶pin的事情都忘记了。
王子拒绝了国王挑选好的黄道吉日,“我还没准备好爸爸你要不然先去跳会广场舞?”
闷闷不乐的王子决定再次拜访野兽的城堡。
kit:“你怎么又来了啊呜?”
ming:“我还想住几天。”
kit:“不给住啊呜。”
ming:“我带了巧克力。”
kit:“还是那个房间自己收拾。”

王子有好多话想问野兽。
ming:“你为什么笑起来脸上有俩坑啊?”
kit:“那个叫酒窝傻叉啊呜。”

ming:“你家的宠物真特别人家都是养动物你是养家具,还会说话。”
kit:“那不是宠物那是我的仆人啊呜。”
ming:“你家仆人公费恋爱你知道么。”
kit:“你管的真多啊呜。”
ming:“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kit:“要你管啊呜。”
ming:“好吧啊呜啊呜啊呜。”
kit:“……”

ming:“你为什么这么爱吃巧克力啊?会长蛀牙的”
kit:“你好意思说我啊呜?”

ming:“你生下来就不是人么?”
kit:“你才不是人啊呜”
ming:“我是说你生下来就是野兽吗?”
kit:“我是被一个叫wowkie的女巫诅咒了,她说因为我长得太可爱了,所以诅咒我变成一只野兽啊呜。”
ming:“是家宠。”
kit:“闭嘴听故事啊呜。”
ming:“好吧你继续。”
kit:“女巫把我的仆人们变成了家具,还说我得吃够九九八十一盒巧克力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啊呜。”
王子低头沉思,这难道是上天命定的缘分?
野兽见王子不说话了,拉拉王子的袖口,像是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
kit:“你能不能多给我几盒巧克力,我让你再住几天啊呜。”
ming:“不行,我没有巧克力了。”
王子才不会说是因为他觉得野兽这个样子更可爱一点。

晚上睡觉的时候王子看着野兽发呆。
kit:“再看就挠你啊呜。”
ming:“小时候我爸给我讲的故事里受到诅咒的公主被王子亲一口诅咒就解除了。”
kit:“我是王子啊呜。”
ming:“你是家宠。”
kit:“你信不信我挠你啊呜。”
ming:“要不试试嘛,说不定真的解除了?”
野兽有点心动了,英勇就义般闭上眼睛,“你快点啊呜。”
王子嘿嘿笑了两声,撅着嘴亲了上去。
野兽还是野兽的样子。
kit:“你骗人啊呜!”
ming:“我又没说一定有用,这是故事里说的。”
野兽瞪了王子一眼,又想不出反驳的话,气呼呼的翻身睡觉。
王子嘿嘿嘿的偷笑了一晚。

野兽起床以后不见王子,没头没脑的到处找。
ming:“你找我啊?”
kit:“才没有啊呜。”
ming:“你真傲娇。”
kit:“你信不信我挠你啊呜。”
ming:“你昨天晚上都和我亲嘴了你就是我的人了,既然是我的人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野兽一听到亲嘴两个字脸腾就红了。
kit:“谁谁谁是你的人了啊呜!”
王子从背后拿出一朵玫瑰花递给野兽,单膝跪地。
ming:“你嫁给我吧。”
kit:“你信不信我挠你啊呜。”
ming:“我有好多钱。”
kit:“我也有啊呜。”
ming:“我有城堡。”
kit:“我的比你的还大啊呜。”
ming:“我家仆人不用公费谈恋爱。”
kit:“你家仆人真没爱心啊呜。”
ming:“……”
王子决定使出杀手锏了。
ming:“我家有好多好多巧克力,比九九八十一盒还要多。”
kit:“什么时候结婚啊呜?”

王子和野兽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王子也如愿以偿的把野兽的城堡变成了自己的新房。
但是王子和野兽约法三章,每天只给野兽一盒巧克力,因为仆人们都用公费去谈恋爱了没人来操心野兽的蛀牙。
直到野兽吃掉第九九八十一盒巧克力后,一道白光闪过,野兽变回了小王子kit的样子。
仆人们也变回了人类。
pha抱着yo亲个不停,forth也终于如愿以偿追上了beam。
王子抱着小王子,有些遗憾。
ming:“尾巴和耳朵没了……晚上又少了一个乐趣了。”
kit:“你给我滚出去。”
ming:“诶宝贝儿你说话也正常了,哎其实以前那样啊呜啊呜的也挺好的。”
kit:“……你这个礼拜不用进我房间了。”
ming:“哎宝贝儿你不能刚变回人就抛弃我啊#&$%@¥%&……”

                  —END—

评论(10)
热度(82)
  1. 0天空的距离独角笑 转载了此文字
  2. 在下天真真.独角笑 转载了此文字
    ……戳到萌点(死亡)

© 独角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