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无药就得燥

电梯(下)

电梯(下)
——wowkie

打了一支安定以后好不容易安抚下来ming的情绪,yo忙前忙后的帮ming打理,pha和beam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相继走出了病房。
下了三层电梯,来到了骨科病房。
forth回头看见走进来的恋人,笑了笑,放下手里正在削皮的苹果,走过去给疲惫的beam一个大大的拥抱。
【ming醒了。】
pha看着forth,语气淡淡的。
床上的人从电脑游戏中抬起头,像没听到似的,冲二人笑了笑。
【你们来啦。】
beam揉着自己发痛的太阳穴,走到床边坐下,随手抓起桌子上削了一半的苹果啃了起来。
【kit你真的要这样吗?】
是的。
kit还活着。
毕竟他们家才三楼,跳下来只是骨折了一条腿。
beam和pha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kit说,不要告诉ming,不论他还会不会醒过来,yo也不可以说。
kit希望自己就此彻底从ming的生活里消失殆尽。
当然最开始pha是拒绝的,他答应过yo不会说谎骗他,可是看着自己好友身心俱疲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点了头。
kit从窗户上跳出去的时候,心情出奇的平静。
三层楼的高度并不高,kit眼前却闪现了很多画面。
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ming的背影,走进了一座电梯。
这两天kit总做梦。
梦见他和ming结婚的时候,爸妈把他们的手牵在一起,周围是好友们的祝福。
【叮】
好像有电梯的声音。
kit顺着声音看过去,不过是一堵墙罢了。
可是总觉得,有什么在哪里看着自己。
后来又梦见ming出车祸自己跳楼的那天,女人的呻 吟声持续了一夜,kit一直等到早晨听到关门声才从书房里出来,又是满地欢愉的痕迹,空气里也充满了香水和精 液混合的味道。
胸口隐隐作痛。
已经习惯了。
就算看到地上被ming随意丢弃的结婚戒指,也只是咬咬牙忍住了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不能哭。
但是『离婚』两个字成了压死kit的最后一根稻草。
跳出窗户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kit!】
kit从梦境中惊醒,大口喘着气。
环顾四周还是医院的病房,好友们都不在,房间空荡荡的,kit心底有一丝的孤独感。
【您好kit先生。】
哪里传来的声音?
【请允许我向您介绍一下自己。】空气中慢慢浮现出一个少年的模样,看不清脸,一身白衣。
【我叫hope,是您的指引者。按照规定,您的72小时体验时间已过去70小时47分零九秒,当时间停止,我会来接您前往下一世的入口。】
【祝您有一个完美的体验。】
完美你大爷啊!
kit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手背上的针头被牵拉掉,鲜红色的血液迫不及待的涌了出来。
嘶,痛。
beam被突然坐起来的kit吓了一跳,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去按压kit手上的针眼。
【你发什么神经啊?做噩梦了吗?】
【好像是……】
kit呆呆的看着那个少年停留过的地方,刚刚的场景真实的不像是梦境。
什么72小时体验时间。
什么下一世的入口。
这种脱离科学的梦可不是一位医学生该做的。
估计是卧床太久了,出去透透气吧。
吃过晚饭,kit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到医院花园,正碰见推着ming出来转的yo。
轮椅上的ming面无血色,眼底无神,像个被人操纵的傀儡一般。
这哪是那个意气风发永远充满活力的ming。
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消失在ming的生活里,大概是对两人最好的结局了吧。
像是感受到了kit的注目,一直低着头的ming突然抬起了眼神,和kit的视线撞在一起。
yo确确实实的感觉到一直死气沉沉的ming突然激动了起来。
kit差一点就要冲向ming了。
那个眼神,和当年的眼神一模一样。
kit转过身,想要逃走。
【kit先生您好。】
那个看不清脸的少年又出现了。
【您的72小时体验时间已结束,我是来接您去下一世入口的。】
【去个鬼啊,你到底是谁!】
【我是您心里最爱的那个人啊。】
少年的脸渐渐明朗起来,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跟我来。】
『ming』拉着kit的手,向前走,周围的事物慢慢消失不见,变得漆黑一片,只有『ming』周身发着白光,一直走,一直走。
有什么事情在变得清明起来。
kit从三楼的窗户跳下来,并没有落到地上。
而是落到了一辆醉驾的卡车玻璃上。
然后失控的卡车撞到了什么。
所以……
其实我早就死了?
然后呢?
这个少年好像也是见过一次了。
在电梯的顶层。
他们停在了一片湖水边。
【去吧,迎接你的下一世。】
『ming』微笑着看着kit,牵着他的手往湖里走。
想起了这一切的kit突然就释然了,他和ming之间发生了太多事,彼此扭曲的爱已经无法再挽回了,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没有一点犹豫,kit笑着走进了湖里。
hope又变回了之前看不清脸的样子,然后渐渐消散在湖边,化作一颗颗星星,环绕着走进湖里的的人,慢慢消失不见。
hope不是一个人。
hope是无数个hope。
hope,是希望啊。

【嗨,你好,我是kimmon】
【你好,我叫copter】

评论(24)
热度(54)

© 独角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