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无药就得燥

电梯

电梯
——wowkie
起名废无误……

ming吃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的景象有些陌生。
这是哪里?
我怎么会在这?
脑子里穿插着许多乱七八糟的的画面,ming努力的回想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和kit吵架了,当然,这没什么好意外的,结婚七年了,他们几乎天天都在为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而吵架。
后来呢?
好像是谁喊出了离婚两个字。
然后是自己愤怒的夺门而出。
刺耳的汽车鸣笛声,一辆迎面向自己驶来的卡车。
我……死了?

ming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信息,就看到眼前的景物在慢慢的发生变化,周围变成了一片往不见尽头的白,只有面前的一扇电梯门,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ming先生您好,请允许我向您做个自我介绍。】
【我叫hope,是您的指引者。这里,是您的灵魂最后停留的地方。】
【按照规定,您将乘坐这座电梯再一次走过您一生中最无法忘记的时刻,我会在电梯顶层等着您,带领您前往下一世的入口。】
【祝您有一个完美的体验。】
是了,我死了。
ming目光呆滞的看着面前的电梯门,我TM真的死了?
完美你大爷。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ming看着里面和普通电梯并没有什么区别的陈设,脑子是拒绝进去的,身体却像被什么力量推着,一步一步走了进去。
【叮】
二楼。
电梯门打开,门外是多年前ming初次见到kit的场景,熟悉的运动场,格格不入的红绿球衣,kit稚嫩的脸庞和甜甜的酒窝。即使这么多年过去,那一刻的心情却还是无法忘怀。就是那时kit闯进了自己的心里。
【叮】
三楼。
是在大学再次见到kit的时候。
他总和pha,beam在一起,而自己总是打着帮wayo追p'pha的名号去偷偷看他。
每一次厚着脸皮表白他都别扭的跑掉,那时候kit就算气呼呼的骂自己在自己心里他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ming失笑,年少时候总是想把自己的全部都给那个喜欢的人,为他做什么都愿意,他做什么都是对的可爱的,现在却觉得他烦,做什么都觉得厌恶。
【叮】
四楼。
他们的第一次亲吻。
ming的小心翼翼,kit的手足无措,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自己却兴奋的整夜都没睡着。
kit不像自己有着丰富的『经验』,每次亲吻都害羞得像个孩子,亲完总死死的圈住自己的腰,把脸埋在自己的胸口,以为这样就不会被看到他红透了的脸颊。
ming不由的伸出手去想摸摸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却被一道无形的墙壁抵挡住,终究,还是无法再碰触了。
【叮】
五楼。
ming和kit的婚礼。
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仪式,宾客也只请了ming和kit的爸妈以及yo,pha和beam。
是所有见证了他们爱情的人。
kit穿着合身的白色西装,脖子上别着粉色的领结,像一个小太阳,笑得那么灿烂,那么幸福。ming记得那天的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有多久,没见过kit这样的笑脸了。
电梯门缓缓关上,kit的脸慢慢不见,ming的心里突然涌上一阵烦躁,想再见一次那个幸福笑着的kit。
【叮】
六楼。
他们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
kit一大早起来就忙开了,布置房间,购买食材。
ming一睡起来见到的就是围着可爱围裙笨手笨脚做早餐的kit。
有老婆真好啊。
那时的ming这样感慨。
他们手牵手去了ming对kit一见钟情的地方,去了他们第一次拥抱的地方,去了他们第一次亲吻的地方,去了他们结婚的地方。
像一对仍在热恋的情侣,互相诉说会永远爱着对方一直到老。
【叮】
七楼。
他们第一次吵架。
ming清楚的记得那天自己准备了许久的方案被主管pass掉反而应用了一个新来不久的老板女儿的方案。
工作上受到的气回家后全发到了kit身上。
摔掉kit辛苦做的晚餐,砸烂他递过来的水杯,把房间里的东西扔的到处都是。
kit只是走过来抱住自己,一下一下的顺着自己的背。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吵架。
【叮】
八楼。
那之后ming开始变得暴躁。
早餐蛋煎得有些过火会生气,电视信号不好会生气,kit听音乐的声音大了会生气,冰箱里的酒不够冰会生气。
kit总是在忍耐,默默收拾自己造成的一片狼藉,他不再像从前是一只爱炸毛的家猫,渐渐变成了温顺不语的兔子。
ming的眼角有一丝温热。
【叮】
九楼。
ming睡了那个抢了自己方案机会的老板女儿。
kit在ming洋洋得意炫耀这件事的时候只是红着眼睛瞪着他。
ming以为kit会打或者骂自己。
可是没有。
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生气的揪着我的耳朵骂我?
是不是我做多过分的事情你都不会有反应了?
因为是我先追的你所以你还是厌倦了这段感情了吧?
于是ming开始彻夜的不回家。
泡酒吧,和女孩子开房,甚至发展到把女人往家里带。
ming这个时候才发现,kit在自己干这些混蛋事的时候总是把自己锁在书房里,第二天再红着眼睛出来收拾房间,还会做好早餐放在自己的床头。
可自己从没注意过。
当时的自己被各种情感冲昏了头脑,一次又一次的在kit的心上割伤口,再撒盐。
kit还是从前爱着自己的kit,可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ming了。
ming摸着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流下的泪水,苦笑着,原来是自己负了kit才对。
【叮】
十楼。
ming出车祸当天。
昨晚ming欢愉一夜的女人已经离去,kit面无表情的清理着一地的垃圾,手上的动作突然顿珠了。
是ming的结婚戒指。
就这么随意的扔在地上,旁边还有用过的避孕套。
kit颤抖着手把戒指捡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短暂的发呆后kit站起来,用手里的毛巾擦了擦戒指,随手装进兜里,继续面无表情的打扫卫生。
一抬头正对上ming的目光。
这样也不会生气吗。
戒指对于你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吗。
还能这么心平气和的整理房间。
ming握着拳说。
【离婚吧。】
也不管kit如何答复,离开了家。
后面发生的和ming记忆里有些不一样。
离开家的ming没看到,电梯里的ming看到了。
一直面无表情的kit在门关上的一瞬间仿佛脱力般倒在了地上,浑身颤抖着,脸上是ming从未见过的绝望。
kit把兜里ming的戒指拿出来,戴在自己的手上,像在欣赏什么宝物一样,仔细的抚摸着,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许久未见的酒窝。然后缓慢的站起身,走向窗边。
飞身纵下。
【kit!】
ming试图冲出电梯,却依旧被无形的墙挡住,拳头无力的砸着这堵看不见的墙,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闭。
【叮】
【ming先生,欢迎来到顶层,我是hope。】
电梯外站了一个看不清脸的少年,纯白的衣服,做着『请』的姿势。
不要。
我不要出去。
我要去找我的kit。
他一个人一定很难过。
我做了那么多伤害他的事。
我还没来得及给他道歉。
我还想再抱抱他……
看不清脸的少年走进电梯,向ming逼近。
不要过来!
我不出去!
不!

猛的睁开眼睛,ming大口的喘着气,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
【醒了!医生!ming醒过来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然后聚过来一群医生护士,脸上难掩兴奋。
【患者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ming……】
困难的张开嘴,嗓子里干的要着火一样。
【真是奇迹啊】
耳边是此起彼伏感叹的声音,ming转着脖子在人群中找着那个想念已久的人。
yo。
pha。
beam。
爸妈。
kit呢?
【kit……】
yo冲过来握住ming的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kit……呢?】
【ming你好好听我说,那天你从家里出去出了车祸,我们只顾着你,后来才听说……kit学长他……自杀了。】
【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了】
kit……
我的kit……
我回来了啊……
你怎么不等等我……
我还没有给你道歉求你原谅我……
你回来啊……

ming哑着嗓子一声声的叫着kit,眼泪浸湿了枕头。
yo从没见过哭的这么撕心裂肺的ming,绝望的声音在病房里回荡着,飘向窗外,飘向未知的地方。
我一直以为没有爱的人是你,原来我才是那个绝情的人。
如果还有来生,请你不要再遇见我。

评论(24)
热度(55)

© 独角笑 | Powered by LOFTER